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笔趣阁 www.biquge16.com,鬼妻夜袭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斐苒和司徒墨轩、乞言和乞蕊】

    放下天火的前一个时辰,月光皎洁,商楚鸳乐楼如往日,酒气弥漫,丝竹歌舞,女子娇媚的欢笑。

    突然一阵风拂过,眨眼间,那竞价的台上便多两个身影。

    司徒墨轩将斐苒摔在地上:“你这个不止羞耻的女人,如果不是你背叛了自己的夫君,他又怎么会这么对我?”

    “哈哈哈……”斐苒从地上爬起来,指着他大笑:“哈哈哈……你以为,他真的想把皇位传给你吗?他不过是听那贱女人的话而已!”

    “那贱女人说要他立我为后,他便立我为后!那贱女人说,他要我生个儿子帮继承他的江山,他便找了别的男人玷污我,你却以为,是我对不起他?!”斐苒痛心疾首,却对这一切现实做不了改变。

    “如果不是你嫉妒他独宠那女人,会一错再错?!你自己不想死,竟还偷了薛珺的药让我也变成怪物!!!”司徒墨轩与他反目成仇,不理会她的辩解,直接对已经赶过来的老鸨道:“这女人,送给你们,卖给别人多少银两都可以!”

    司徒墨轩讨厌眼前这个女人,斐苒到底是为什么会和别人苟且,他其实并不知道。但身为母亲,这个女人对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疼爱过。更多是因为得不到司徒渊的宠爱,而拿自己出气。

    他能感受的温暖,也就是薛珺对他的怜悯。他小时候,薛珺经常偷偷找他玩,还给他带很多他爱吃的东西。

    后来被斐苒发现了,司徒墨轩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还在烈日下暴晒至中暑。

    他生病了,斐苒没有心疼他,却拿着鞭子要他背诗。她说,他是要当皇帝的人,不可以因为这点小病就偷懒。

    但其实,那时候他已经病到看不清纸上的字了。

    他想,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的虚荣心和功利心,自己又怎么会受这样的折磨,最后还变成一个吸血的怪物!即便是当上的皇帝,对他来说,最奢侈珍贵却是薛珺给他的那种像母爱一样的温暖。

    那年,他已是青年,继位已有十几载。他偷偷去薛珺府上,喊她干娘。

    碰巧,斐苒竟也来了。司徒墨轩知道他这个母后的为人,怕给薛珺惹麻烦便躲在帘帐中。

    却不想,薛珺俯身喊了声:“太后吉祥”,她的刀子已经进入薛珺的小腹。

    他眼睁睁地看着薛珺死了,斐苒却得意地看着地上的她冷笑。

    得知斐苒是要找薛珺说过的长生不老药,他气得直接出来,将那药吃了。

    关于斐苒在山上自杀一事,却是司徒墨轩逼她罢了。

    斐苒见他要卖了自己,指着他大骂:“你这个逆子!”

    老鸨见这两人奇怪,便得体地对司徒墨轩道:“公子,我们鸳乐楼是随便收入!”

    司徒墨轩将剑架在老鸨的脖子上,后者和客人姑娘们都被吓得惊叫一声,却又不敢动。他冷冷道:“如果你不收,那我便血洗鸳乐楼!”

    这时候,场面开始失控,有人想要逃,司徒墨轩眸子一凝,散发一股阴风。

    门窗全被关得死死的,他阴冷一笑。继而,他收剑,不知何时手中竟多了一颗药丸,将斐苒的下巴扣住,然后把药灌进去。

    斐苒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咳嗽着:“咳咳……你、你给我吃、咳……吃了什么?”

    “合欢丸!”

    ……

    那晚上,鸳乐楼中,斐苒拼命找男子以解身上的药性。而司徒墨轩坐在房顶上,听着她那娇媚的*,眼泪一点点留下来。

    这世上,他唯一眷恋的,便是薛珺给过他的母爱。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可眷恋的了……可是,他却没办法结束这一生……

    子时,漆黑的天空突降火球,源源不断地火球将大地燃烧得一片凄厉的惨叫。

    看着所有的人都尖叫奔跑,却怎么也躲不过被烧的命运,这些火球甚至可以在水中燃烧,将人烧得魂飞魄散。

    整整两天,司徒墨轩坐在房顶纹丝不动。火球砸倒他的后背,他感到痛,这一千多年来,他第一次感到痛……

    发自内心,他勾起嘴角,任由那火将他烧得彻彻底底。

    ……

    千里之外的小木方里,乞言和乞蕊已是衣衫褴褛。乞言拼命地将乞蕊护好,整整两天,他早已精疲力竭。

    乞蕊猛地拉住他:“哥,算了……我们活了那么久,也够了。真的够了。再活下去,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乞言望着那已被烧死的乞泽,叹气:“你说的对,我们不是一直想要死吗?如今能解脱,不也是很好?”

    ……

    【陆宁宁、长胜、魏斌】

    那日,我从纪家老宅回来,便将魏斌的话转达给她。

    陆宁宁眸子一沉,情绪突然低落。

    我问:“怎么了?”

    她流泪道:“只是想起以前的事。我还是薛珺的时候,你教我冥术。其实那时候,我有偷偷教我哥。我哥其实喜欢上你了,那时候你是高高在上的天师,哪里是他能瞻仰的?再后来,他虽然娶妻,却心里惦记着你。他嫉妒你和司徒渊有个孩子。其实,却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教他《阴易术》,他哪里能将你的修灵封印住?如不是这样,悦悦就不会……”

    陆宁宁说的不完全,其实,是她哥薛柏被上元神君利用了,倘若以他独自的力量,也无法将我的修灵封印住。

    后来,韩梓石为了她盗墓,受了诅咒英年早逝。其实,薛家并不算是盗墓的行家,只是薛珺家里放了许多韩梓石留下的书籍,而薛珺后来因为思念韩梓石,时常会那书出来研究罢了。后来,封印方烨的古墓。是我让她帮我设计的,而她是照着韩梓石留下的书籍建造的。

    薛柏其实便是魏斌的前世,他对不起我,却也对不起薛珺,毕竟那之后,薛珺是在愧疚和对薛柏的怨恨中度过余生。而这种对薛柏的厌恶,竟深深地埋在她的魂底,让她轮回成陆宁宁之后都那么不喜欢他。

    而长胜那活不过二十八岁的宿命,源于上一世,他是韩梓石之时,为了薛珺和自己的孩子不得已才盗墓而受到的诅咒。

    方烨告诉我,长胜的身世很可怜。因为盗墓留下的诅咒,让他阴气太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