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笔趣阁 www.biquge16.com,大佬们总想骗我上位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常在河边走, 哪有不湿鞋。

    霍珩一早准备出门上班时就被冲进门里的林大小姐堵住之后五分钟,他就想起了这句话。

    林大小姐神秘兮兮地让周围的人全退开, 就连邓秘也被她瞪着走开了十几步之后,她才小声对霍珩说道, “我全都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了?”霍珩指指餐桌旁的椅子让她坐下, “慢慢说。”

    林大小姐火急火燎地直接把最近的一张椅子拖到手边, 动作非常粗鲁, “全部都想起来了!自从三年前那次落水开始, 我的身体里住了另外一个人, 然后大概一年左右她才离开……这期间所有的事情我都回忆起来了, 现在我的脑海里有两份记忆, 我都不知道应该相信哪边了!”

    霍珩:“……”他终于放下手中筷子, 定定看了一眼焦急的林大小姐, “丝毫不差?”

    “绝对没有漏!”林大小姐捂住了脸,“霍珩哥哥, 你别套我话了, 我直说, 我记忆里的你是喜欢我身体里那个人的。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和我一样的记忆?还是说,这一切都是我的幻想?”

    她说完, 一脸希冀地望着霍珩, 希望他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毕竟谁脑子里能长两份记忆啊!其中一份还和现实世界格格不入!

    “不是幻想。”霍珩轻描淡写。

    “那你也记得!”林大小姐差点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可如果你真的喜欢她,怎么会和胡佑结……婚……”

    她说到最后脸上渐渐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语速越来越慢, 眼神也不自觉地往楼上溜了溜。

    霍珩瞧见她的目光,“你猜得没错,胡佑就是‘她’。”

    林大小姐干脆把额头撞到了桌上,她用力地敲了两下之后,闷闷道,“我要见胡佑。”

    “她还在睡。”霍珩看了眼手表显示的时间,沉吟片刻问道,“你是怎么想起来的?”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感觉把那一年的事情都经历了一遍,就像看了场电影那样。”林大小姐抱着脑袋不愿意面对现实,“可在这之前,我怎么会把这些都忘了?她又是怎么从‘我’变成胡佑的?霍珩哥哥,我果然还是感觉我没睡醒……”

    十几步开外的邓秘这时接了个电话,他抽抽嘴角快步上前对霍珩低声道,“有访客。”

    霍珩转眼看他。

    邓秘咽了口口水,“是向西月,她还带着晏冰。”

    霍珩就明白了:这回光返照似的事情不止发生在了林大小姐身上,向西月和晏冰都想起来了。他敲了敲桌子,想了会儿,下令道,“让他们进来,取消我今天的行程。”

    邓秘内心重重叹了口气,“是。”

    “向西月也来了?”林大小姐稍稍抬头,眼睛一亮,“难道说,他们也想起来了?”

    “你替我招待一下他们,我去喊佑佑起床。”

    霍珩起身上了楼,进了卧室,果不其然看见胡佑还躺在床上卷着被子睡得稀里糊涂的。她的工作时间是弹性制,十分自由的同时也加重了她的拖延症。

    比如昨天晚上,胡佑就为了赶一份翻译稿子通宵工作到了凌晨四点多才回来一头栽在霍珩身边睡着了。

    霍珩原本打算让她多睡一会儿,可眼下这情况可不是能等人的。他连着被子一起把胡佑抱了起来,“佑佑。”

    喊了三四声,胡佑才茫茫然地睁开一边眼睛,横过去看了会儿把自己抱在怀里的霍珩,从鼻子里挤出个有气无力的“嗯?”。

    “出大事了。”霍珩用心险恶地对着她的耳朵小声道。

    “什么大事?我的稿子都已经交了……”胡佑迷迷糊糊地回答,“难道你要出轨?移情别恋?还是我的私生子找上门来了?”

    “你的黑历史找上门来了。”

    “我哪有黑历史……”

    “你的马甲掉了。”

    “不是早就掉了嘛。”胡佑不耐烦地用手掌推推霍珩的脸,“现在几点了?我要再睡一会儿。”

    霍珩低声笑了起来。如果不是眼看着更多人都要找上门来,他还真愿意让这样的胡佑再躺回去接着睡。不过考虑到大批麻烦的人即将靠近,他还是捏了下胡佑的鼻子,决定说得更详细一点,“他们都想起来你还是林悠悠时候的事情了。”

    闭着眼睛的胡佑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呼吸一滞,猛地睁开眼睛,“什么叫‘他们’都想起来了?!”

    “楼下有三个人在等你,也许这之后还会更多。”霍珩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起胡佑静音的手机,果然看到里面有了许多未接电话。他笑了笑,把仍旧静音的手机往床头一扔,当作无事发生过。

    “哪……哪三个人?”胡佑手脚并用地从卷起的被子里爬了出来,边下床边问,“不会所有曾经见过我的人都想起来了吧?”

    “林悠悠,向西月,晏冰。”霍珩把空空如也的被子往床上一方,表情很镇定,“你想告诉他们实话还是?”

    “我能祈祷他们立刻马上就失忆吗?”胡佑边挤牙膏边翻了个白眼,“不然这样,我们打死不承认他们的回忆,就说我们也做了这个梦?”

    “我已经承认了。”

    胡佑:“……”她不敢置信地转头看向霍珩,盯着他看了半晌之后就明白了这人在想什么,“你这个人……”

    霍珩一向自得他才是被世界选中的唯一一个记得胡佑曾经身份的人,那段记忆就像是一份天赐的独占,完美地满足了这个男人的占有欲。

    胡佑始终知道霍珩对于成为她心中特别的那个人有所执念,所以在关于“过去”的事情上也就常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所有人都回忆起了那一年之间的事情,霍珩觉得自己不再“特殊”,所以干脆就换了种方式。

    ——是啊,你们想起来的都是真的,但那又怎么样?“她”是属于我的。

    胡佑沉重地叹了口气,刷完牙把泡沫吐干净又漱了个口,才踩着拖鞋回到床边给了霍珩一个安抚的亲吻,“他们也只是回忆起来而已,那不代表着什么。”

    霍珩心情很好地接收了胡佑难得的主动,他有意地吸吮她的嘴唇到浅色的唇瓣变成意味深长的嫩红色后才松开,“去洗脸吧。”

    轻松简单就稳住了自家大佬的胡佑回到洗手间里洗了把脸,假装没发现霍珩的心机,随意换了身简单的家居服就跟他下楼了。

    两人走到客厅里的时候,向西月和晏冰已经都在了。

    晏冰的视线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凝聚到了胡佑的身上。他甚至都没有多少对“胡佑”这个人的印象,只记得似乎在燕镇时见过一面,可昨天半夜梦中惊醒的时候,他被自己脑中突然多出的回忆吓了一跳。

    ——回忆中他对“林悠悠”非常执着,可那似乎又不是现在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的那位林大小姐。

    晏冰紧紧盯着胡佑,直到她走完最后一级楼梯抬眼看向他露出微微无奈的神色时,他一瞬间醍醐灌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也是用着这样通透的眼神看了他,好像他什么都不用说,这个人也全部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似的。

    晏冰动了动喉结,正在想着第一句开场白该用什么的时候,向西月抢先开口,她喊道,“悠悠。”

    沙发上的林大小姐有些不安地动了动,虽然知道这不是在喊她,但也觉得有些尴尬。

    悠悠和佑佑两个名字本身念起来就很相似,胡佑嫁进霍家之后也因为这个原因闹出了不少乌龙,可从来没有哪一次让林大小姐觉得现在这么如坐针毡的。

    胡佑转眼看向过去的女主角,叹了口气,“是我。”

    尽管早就从霍珩口中得到了答案,但在胡佑给出确认的时候,林大小姐还是难以克制地倒抽了口冷气,她也管不上什么尴尬不尴尬了,前倾身体一股脑地问道,“所以,你用我的身体活动了一年,然后变成了胡佑?”

    “对。”胡佑平和地点点头,接过霍珩倒来的水喝了一口,演技撑起了一派淡定,“具体怎么大变活人的……我就不透露了,总之是个一次性的方法,以后也不可能再实现。”她的视线扫过坐立不安的林大小姐,“但是在我成为‘胡佑’之后,我发现大家都不记得之前一年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找到你们细说。毕竟这种事情说出来应该会被人当做精神有问题的吧?”

    霍珩什么也没说,他挂着笑容把胡佑带到一边的双人沙发上,又起身去给她拿了简单的早餐来,举手投足都仿佛在宣告自己的地位。

    这番仿佛宅斗剧里正宫的做法让胡佑侧目多看了两眼,沉默两秒后,她就自然而然地接受了霍珩的服务。

    反正这和平日里也没什么区别,她早就被霍珩惯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

    “我们都是在昨天晚上回想起来的。”向西月是三人中最冷静的,她曲起指节敲敲桌子,“但很明显,霍珩跟我们不一样。我先前就很奇怪为什么霍珩会特地跑到燕镇,又对名不见经传——没有冒犯的意思——的一个小姑娘起了兴趣,现在回想起来,一切都是因为他早就察觉了你的身份。”

    霍珩笑了,带着优越感点头,“我当然和你们不一样。”

    “他……”胡佑顿了顿,拧起了眉,“大概就是执念太深,忘不掉吧?”

    林大小姐:“……”这好像听起来有点秀恩爱的嫌疑,“难怪那之后有段时间霍珩哥哥看我的眼神都怪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