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笔趣阁 www.biquge16.com,空山钓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要解决眼前这件事,首先要弄清洞里住的究竟是哪种动物,只有知道对手是什么,才能找到直接有效的手段来杀死它。无论是老鼠还是黄鼠狼,刘子玄都有十足的把握将它致死。

    刘子玄先从周边找来一捧干燥的细土,均匀播撒到洞口外的新鲜浮土上,又从坟前抓过来一把纸灰,小心翼翼的撒到细土上,这样一来,一道简单的机关就做成了,只要里面的野物从洞口经过,必将在细土和纸灰上留下一串趾印,不管是老鼠还是黄鼠狼的趾印,刘子玄都早已了如指掌。一旦有了趾痕证据,就可以断定它究竟是个什么妖孽了。

    简单设下了埋伏,刘子玄便自信的离开了墓地平台,他现在要做的只是回去饱饱的睡上一觉,等着明天早晨来看迹象。

    一回到兔子岗上,刘子玄便进了东厢房,拿起了父亲的遗像。看着遗像,两行泪水又涌上了眼眶——难不成阴阳相隔的亲人真能通过某些异象来相互沟通?此时此刻,对两位已故老人的思念又如潮汐一般漫上了他的心头。

    刘子玄正看着遗像,谷南燕走到他身旁,问是不是老人的坟上出了问题。刘子玄擦了眼泪,含糊其辞的说:“没事,我已经在坟前烧了纸钱,不用担心。”

    见刘子玄伤心,谷南燕便没再多问。这些日子里,谷南燕早已觉察到刘子玄的反常,但她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刘子玄不愿多说的事,她向来不多过问。

    次日清晨,刘子玄早早的起了床,还没等谷南燕把早饭准备好,他就一个人上了牛头坡的西坡。【文学楼】

    踏上了墓地平台,刘子玄径步走到坟包东侧的洞口前查看。看到自己昨天撒下的那层细土纸灰,刘子玄不禁咬紧了牙关——虽然那纸灰已被露珠打湿而变黑,但上面还是留下了两行趾痕,那一出一进的两串爪印很容易分辨,这种呈五瓣梅花状的动物趾印,对刘子玄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不用怀疑,这就是黄鼠狼留下的特有印迹,是那洞里的元凶如何也隐瞒不了的铁证!

    刘子玄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一向以聪明机警著称的黄鼠狼,居然犯下了如此愚蠢的错误,居然狂妄的挑了一座当年的新坟来做居穴,它这做法分明是把自己的性命视同儿戏!刘子玄在心里盘算,看来三年多时间没有猎人捕杀它们,黄鼠狼真把这片山林当成了天堂,胆子已经大到越来越无所顾忌了。

    知道洞中住的是黄鼠狼,刘子玄再一次被这种动物的恶劣行径激怒——生前靠捕杀黄鼠狼为生的猎人,死后却被一条黄鼠狼挖开了坟!这不明摆着是个天大讽刺么?这林子里的野物真是越来越可恨了,再这样下去,是不是连山鼠野兔也要来挖坟作窝了?

    摸清了对方的底细,刘子玄忿忿离开墓地平台,返回了兔子岗。多年尾随父亲进山打猎的过程中,他早已精到掌握了捕杀黄鼠狼的各种手段,杀死这条黄鼠狼,眼下只是时间问题。

    回到兔子岗上,谷南燕已经把早饭准备停当。草草的填饱了肚子,刘子玄又推开了东厢房的门,他要找的是他父亲生前经常用到的一种工具——黄狼弓,这是一种专为黄鼠狼量身定做的捕杀器具,不便轻巧便携而且操作简单,夹到黄鼠狼也不会伤及皮毛,用它捕捉黄鼠狼是最常见也是最易行的手段。往年冬天,只要子玄爹带着这种工具进林子,第二天一准能带几条黄鼠狼回家。时下虽然尚未入冬,但在刘子玄看来,那条黄鼠狼的行径无异于触犯天条,若不能尽快将其置死,无颜面对九泉之下的双亲!盛怒之下的人,哪里还管它什么不成文的狩猎规矩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