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笔趣阁 www.biquge16.com,空山钓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近三个钟头时间,下完了带出来的十多张弓夹,刘子玄才满意的离开了战场。

    还没来得及登上兔子岗,大黑狗便迎了上来。跟着大黑狗回到院中,刘子玄一眼就看见院子里正躺着一条野兔。一问谷南燕才知道,原来是黑子不知从哪里叼回来的。看来这黑子果然是猎性十足,才一个来月的时间,它已经胆敢自行出猎了。尽管不是刘子玄愿意看到的举动,但这只野兔却可以算它将功补过,而且他此时正需要一只野兔。提着肥大一只野兔在手里,刘子玄思虑了片刻,便对谷南燕说道:“你也有些日子没回羊公井去看两位老人家了,明天就把这兔子给他们送去吧,也好让他们尝尝这山里的野味。”

    谷南燕听了这话,马上笑了:“巧了,刚想和你说这事,没想到正和我想到一起去了!”

    西边的太阳被北风吹得瑟瑟发抖,早早躲进灌木丛里去了。刘子玄把兔子提到岗子下面,除去了皮毛和内脏,随手便挂到了东厢房外墙的楔子上。

    第二天一大清早,天光尚未完全亮开,谷南燕还没有起身,刘子玄便带着一个帆布口袋和一根短木棍离开了兔子岗。回收黄狼弓一定要趁早,如果等到天色大亮,有些被夹住了腿的家伙为了保全性命,会忍痛从弓夹的虎口内侧吃掉自己的伤腿,从而逃脱控制。刘子玄此前跟随父亲进山猎鼬的过程中,没少遇到类似的情况,所以他趁着天色没有大亮出门,要赶在黄皮子逃脱前将它们一一收入囊中。

    那些被夹住的黄鼠狼看见有人走近,都一个个的睁大了那双惊恐的圆眼,愤怒的看着来人,嘴里还发出嘶嘶的叫声来示威。不管是哪一种动物,既然能进化至今而不灭绝,都一定是个完美的种群,看着那圆圆的小脑袋和半月形的小耳朵,看它们细长的胡须还有那黑色的鼻子和嘴巴下部的白色的毛……看着它们的时候,刘子玄觉得这些生命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丑陋可怕,相反的是,他却从心底里欣赏它们的漂亮和可爱,眼见它们一个个被弓夹死死的咬住,某一时刻里,他心底竟然升起慈悲,不忍心将它们置死。可是,当他想到它们咬死了两只饵鸡,又在自己爹娘的坟上打洞,还在自家的菜园篱笆上挂上弱小动物的首级,想起此前发生的种种,那慈悲之心便像太阳下的积雪一样很快化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坚硬如冰的仇恨——对待野生动物,根本不能心存慈悲,刘子玄已经从自己父亲养大跛狼的事例中得到了刻骨铭心的教训!想罢,他便拿出那根粗细可手的木棍,狠狠的敲在它们的脑袋上,挨个打死后,又将它们尸身扔进布口袋。

    初次下夹的效果正如刘子玄此前所料,三四年来没有人捕杀,黄皮子果然对黄狼弓疏于防备,昨日掩埋的十多个弓夹,只有五个没有炸开,堵洞下的弓夹几乎全部命中目标,只有两个洞口的弓夹没有炸,而那个被黑子惊扰过的洞正是其中之一。堵着洞口设置的弓夹,因为下夹时的动静难免会对洞中的猎物造惊扰,它们知道到洞口有危险后,常常会躲在洞中几天不出来,于猎人而言,接下来要做的事只是等待。洞中的猎物不可能永远不出洞,一旦它们饿急或被屎尿憋急了眼,照样会出洞中招。

    这一天,刘子玄对自己的收获很是满意,虽然有几个弓夹没有炸开,但也不等于失败,放在那里不动,它们仍然有效,等明天早晨再来查看,必定还有收获。

    回到了兔子岗上,刘子玄看见房门院门早都关了,而那只本来挂在东厢房外墙上的兔子也已经不在原地,他便知道谷南燕带着大黑狗回了娘家。这一切正中他的下怀,刘子玄不免在心里得意起来。

    见谷南燕不在家中,刘子玄不敢休息,他要赶在谷南燕回家之前把捕获的黄鼠狼尽数处理干净,免得她回来后看见了害怕。

    从屋中拿出那把剔骨尖刀,又到水井东面的空地上找一根高度适中的树枝,将其折断后再把黄皮子挂上去,接着就一条一条的将那皮毛从头至尾蜕了下来,再找来柔软的干草填进那些皮囊中……给黄皮子这种小型毛皮动物蜕皮,刘子玄早已经驾轻就熟,几条黄鼠狼尸体很快就打理完毕。

    看着摆在面前的毛皮筒子,刘子玄心里终于有了底气,只要耐心的等到来年春未,等到这些皮子晾干之后,他就可以拿到镇子上去换成钱来养家度日了。

    午后,谷南燕从羊公井回到了兔子岗上,她今天看上去心情大好,看见挂在灶间南墙上的几只滚圆的黄鼠狼皮也没有作声,大概是默认了刘子玄仍要以狩猎为生的打算,或许她也想知道自己丈夫究竟能不能靠狩猎持家度日吧。

    ……

    第二天清晨,刘子玄又像前一天那样,早早的起身去往那下弓夹的所在。果不其然,又有几只弓夹逮到了猎物。奇怪的是,那只安放在被黑子破坏过的洞口处的弓夹,仍然安静的躺在那里没有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