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笔趣阁 www.biquge16.com,绝命测师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刘杰在笔录的背面写了一个字,“我叫刘杰,程老弟就测这个杰字吧,我如果问凶手的名字、年龄以及体貌特征,那是在难为你,只要你能给我们指一个大致方向就行了。【文学楼】”

    这个刘中队长还挺体谅人的,我用感激的目光望了他一眼,说道,“杰字上为木,下边四点水,水上有木就是舟,刘哥你写的四点水用的是简笔,就像是写了一个‘一’字,书写习惯是由低到高,您想象一下,一条船在这样的水面上航行,是不是该用逆水行舟来形容呢?”

    “逆水行舟!”刘杰是个聪明人,又是土生土长的涧河县人,顿时眼前一亮,“程老弟,你是说凶手住在北街?”

    “正是。”我点了点头,县城北街的走势与涧河水是相反的,所以老涧河都把北街叫做逆水街,不过如今好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这个典故了。

    刘杰拍案而起,“我这就让人去北街派出所,排查所有可疑人员。”

    “刘哥,不要着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急忙拦住了他,“木字又叫十八,再加上底下的四点水,为二十二。”

    “二十二?你是说凶手住在北街二十二号?”刘杰说着,突然咦了一声,“你家的测字馆不就是北街二十二号吗?”

    我测字的时候,往往会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经刘杰一提醒,我才回过神来,测来测去,又把自己绕了进去。

    我家测字馆就三个人,兰芽是个女人,肯定做不了奸杀案,案发时我爷爷已经离开了涧河县,不可能是凶手,而我晚上根本就没有出门,更不可能作案了。【文学楼】

    刘杰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冷不丁插了一句嘴:“会不会是你爷爷杀了人之后,再悄悄离开的涧河县呢?”

    看我一脸惊讶的样子,刘杰继续说道:“这也是我的一个猜测而已,我也相信你爷爷不会杀人。”

    刘杰说着,拿出手机发了一个短信。

    我仔细想想,爷爷的疑点还挺多,他早不走晚不走,偏偏在案发后离开了涧河,手机又打不通,难免会给人留下畏罪潜逃的印象。

    “不会的!爷爷不会杀人的!更不会为了那个杀人!”我神经质地摇晃着脑袋,在我的印象中,爷爷是个从一而终的痴情人,自从奶奶死后,他没有正眼瞧过别的女人,任秋月虽然很漂亮,但是也不值得爷爷去做这种事呀,说句不尊重的话,爷爷就是急了,花个三五百块去找个小姐,也不比她差到那里去。

    刘杰沉吟了一会儿,“程老弟,你会不会是测错了呢?要不我重新写个字,你再测一下?”

    “不用了。”我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

    刘杰是外行,他不懂得测字其实就是一锤子买卖,讲究的是第一感觉,同一件事只能测一次,多测就不准了。

    我也想是自己测错了,但从感觉和字理上看,绝对没错。相信自己还是相信爷爷?我挠着头皮,就差把自己的头发揪下来了。

    好大一会儿,我和刘杰都没有说话,忽然,刘杰的手机响了起来,提示音是“你有新短消息,请注意查收。”

    刘杰看了一眼,脸色更加难看了,“程老弟,根据监控资料显示,你爷爷程德禄昨天晚上,曾经在酒吧一条街出现过,那时距离任秋月被害只有短短半个小时。弟兄们询问了测字馆的兰芽,她只知道程德禄去了云南,而网上资料显示,飞机、火车、汽车、轮船等交通工具,都没有程德禄的购票记录。”

    我有些欲哭无泪了。

    刘杰看了看手表,轻轻叹了口气,“程老弟,我也不相信你爷爷会杀人,但很可惜,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他。这样吧,现在是上午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