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笔趣阁 www.biquge16.com,绝命测师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张,谢谢你,我叫程锄禾,家住在北街,你有事可以去老程家测字馆找我。”我喜出望外,把符接了过来,贴身藏好了。

    张驰一脸的诧异,“你是老程家的人,跟我测个字好吗?”

    说句心里话,由于任秋月给我的压力太大,所以我心里乱糟糟的,根本不想测什么字,可是张驰毕竟帮过我,我拉不下脸皮拒绝他,只得点了点头。

    张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工工整整地写了一个堂字,他说自己现在手艺学得差不多了,所以想离开这里,自己开一个美发店,不知道有没有前途。

    年轻人吗,有股子闯劲挺好,在一些人的印象里,自己做老板总比替别人打工要强一些,张驰有这个想法我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每个人的命运都不尽相同,像韩东,做老板可以做得风生水起,但换张弛来做就不一样了,手艺是一方面,社会关系是一方面,承受压力的心态也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你得有做老板的那个财气呀!这年头,老板经理遍地走,发财的有,不温不火的也有,但是破产的也不在少数。

    张驰写得这个堂字,上面是常,下面是一个工,意思再没有那么明白了,那就是说他是个常工啊,出去自己开店根本没有前途。

    小伙子本来带着满脸的希望,听我这么一说,有些心灰意冷了,“锄禾哥,听你这么一说,我这辈子就是个打工的命,发不粗长不大了。”

    “兄弟,话也不能这么说,本来有些话我是不想告诉你的,但是咱们两个一见如故,哥哥我就破个例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堂字与躺字同音,那就是说,你只要安安生生地在这里做下去,总有一天会躺着赢的。”

    “躺着赢?”张驰有些不明白了。

    我微微一笑,“兄弟,韩流美发中心虽然生意做得挺火,但是你们老板韩东志不在此,他可是个高人,视金钱如粪土的,只要你踏踏实实地在这里做,没准那一天他心烦了,就把这个店盘给你了,这样总比你出去重新开店要强得多了,这不是躺着赢是什么?”

    张驰吃了一个定心丸,点头如捣蒜,“锄禾哥,我听你的。【文学楼】”

    这小子尝到了甜头,得寸进尺地说:“锄禾哥,还是这个堂字,你给我测测姻缘如何?求求你了。”

    听他一口一个锄禾哥的叫着,我不答应走得了吗?

    我问了问情况,才知道张驰前天去相亲了,那个女孩子家里条件挺好,不过长得很一般,他不是太中意,可是家里人非得逼着他同意这桩婚事,说是他们张家能攀上这门亲事,是上辈子烧了高香。可能是觉得人家条件太好了,他心里不太踏实,所以就像让我帮他测测。

    我仔细一琢磨,觉得他这事要悬,我也想说几句好话让他高兴高兴,但是姻缘可是大事,马虎不得,就只得实话实说了。

    “兄弟,你看呀,这个堂你把它拆开了看,又可以叫做小屋一口土,人家姑娘可能长得差点,能登堂,不能入室,所以从字面上看,我的卦象是空亡加赤口,最终恐怕是口舌不得势,而落得一场空。”

    张驰是个明白人,“锄禾哥,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出了韩流美发中心,我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心惊肉跳,我身上虽然有祖传的玉坠,还有韩东留下的符,按说应该是双保险了,但我就是一颗心吊得高高的,怎么也放不下来。

    我也没搭出租车,晃晃悠悠地沿着人行道走了一段,没料到又神使鬼差地走到了皇马酒吧大门口。

    我想起刚刚与刘杰在这里把酒的情景,就想进去再喝两杯,俗话说,酒壮怂人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个人喝闷酒无趣的很,也不知道刘杰的事情忙完了没有,我把手机掏出来,一拨刘杰的号,竟然无法接通。

    这时,当初招待我和刘杰的那个服务生走了过来,“先生,你走后,刘队又来这里喝了一杯酒,可是后来被一个女人叫走了。”

    “一个女人?会不会是任秋月呢?”我摇了摇头,寻思着任秋月既然跟着我去了韩流美发中心,她就是鬼也分身乏术呀,难道是我一进美发中心,她就从房顶走了。

    这时,吧台前的一个细高个服务生突然打趣了我一句:“先生,你真爷们,怎么背个女人上酒吧来了?”

    “帅哥,你什么眼神?你是不是酒喝多了?我上酒吧是来寻开心的,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