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笔趣阁 www.biquge16.com,绝色夜叉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贝王府大厅。

    “你叫风逍遥?”贝王爷端坐于厅堂上,问着面前的风逍遥。

    “在下正是。”风逍遥双手抱拳回礼。

    好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要是多隆在世的话,也该有这么大了吧?

    贝王爷和善地笑着。“如意格格说你的朋友不要百两赏银,只要求让你单独见我一面,不知你为何事要见我?”

    “家师临终前,特别嘱咐在下来京城向王爷询问身世之谜。”

    “本王与你素不相识,怎知你的身世呢?”王爷一脸诧异。

    “对了!家师有交代,要在下见了王爷之后,将一信物呈给王爷看。”接着风逍遥将刻有“逍遥”二字的玉佩呈上。

    王爷一见,脸色骤变。“你你这块玉佩打哪儿来的?”

    “这是家师临终前交给我的,他还说王爷见到玉佩之后,自然会告诉我详情。”

    这是当年皇上赐给多隆的礼物,怎会在这年轻人手中?他记得多隆弥月那日,玉佩就挂在他的颈上.之后亦随着多隆一起失踪。难道说,他是王爷因心中的猜疑而心跳剧烈。

    “不知令师尊姓大名?”

    “家师人称风不颠。”

    “是他!他终于把我的儿子还我了”王爷步下座位,抓住风逍遥的手,激动道:“儿子,你是我的儿子贝多隆呀!”

    “我是您的儿子?”风逍遥有些难以相信,他的父亲贵为王爷,却将他丢在人烟罕至的深山二十六年来不闻不问。“既然我是您的儿子,为什么这些年来不是跟着你住,而是跟师父住在碧幽谷呢?”

    “这事说来话长。”王爷红着眼,娓娓道来:“二十八年前,我在一次出游的途中遇劫,幸得风继尘及姚翡嫣这对师兄妹的拔刀相助。当时我因身受重伤,于是留在他们家中疗伤,后来我在翡嫣的细心照料之下.伤势渐渐复原,但在疗伤的那段日子里,却与翡嫣日久生情而互诉款曲。因此,在伤愈准备回京之日,我鼓起勇气向她求亲,而她也点头答应。然而,风继尘知道之后却大发雷霆的反对,可她还是不顾师兄的反对,选择跟我回京。”

    他欣慰地淡然,续道:“一年后,翡嫣为我生了个儿子,当时皇上还收他为义子,封他为逍遥贝勒,同时赠他一块刻有‘逍遥’二字的玉佩。在你满用之日,风继尘竞趁我大宴宾客之时,将我的儿子偷走,并留了张纸条给我,说他为了惩罚我抢走他心爱的女人,所以偷走我的儿子,让我也尝尝心爱的人被人抢走的滋味,还说除非他死了,否则不会让我们父子相见。”

    “你的意思是说,我师父就是风继尘?”风逍遥实在无法相信,一直被他所敬仰的师父,竟会做出这种事情。

    “没错。由于风继尘嗜爱喝酒,每回酒满肚,走起路来颤颤倒倒,而他总说自己一点也不颠,因此又被人称为风不颠。”

    这点倒是没错,师父要喝起酒来确实如此。“既然你知道我是被风不颠抱走,为何这些年不见你没来找我呢?”

    “准说我没找过你?风不颠自从抱走你之后就隐居起来,这二十六年来我不断派人寻找,始终没你的消息,直到几个月前,我的属下在衡山的山脚下遇上他,在询问你的下落未果之下与他动起武来。后来风不颠受伤逃逸,经过查问方知他住在碧幽谷,而当我赶到碧幽谷的时候,除了发现他的尸首之外,什么也没看见。当时我还以为你已不在人问,你额娘还因此大病一场,至今仍躺在床上呢!”

    “这么说,你是我爹罗!”说着,他连忙跪地:“爹!”

    王爷流下欣喜的泪水,扶他起身。“你是满人,该称我阿玛才对!”

    他深情地喊着:“阿玛。对了,我娘呢?”

    擦掉眼泪,王爷道:“你额娘在她房里,现在由你妹妹照顾着。”

    “我还有一个妹妹?”没想到他除了找回父母外,还多了个妹妹。

    “是呀!你妹妹就叫绮罗。要是你额娘同你妹妹知道你安全归来,一定会很高兴,说不定你额娘的病会因此而痊愈。走,这会儿阿玛就带你去见你额娘!”

    于是他们父子俩就这么手牵着手,往福晋的房间而去。

    自从风逍遥认回父母后,福晋的病体果真很快就复元。然而寻回儿子之事得先禀明皇上,然后再安排皇上面见风逍遥,接着由皇上将此事公诸于世。如此之后,风逍遥才得以恢复他的真实身分。

    因此,在他的身分未被皇上确定之前,他们父子仍无法在外人面前相认,所以风逍遥是贝多隆一事,除了他们一家四口外,其余的人皆不知情。

    而自从风逍遥见了贝王爷之后,他与凌飘飘便在贝王府住了下来,对于飘飘的询问,风逍遥也以他在此等王爷安排他跟父母相见为借口给蒙混过去。

    飘飘不疑有他,反正在贝王府有吃有住,天天与绮罗格格、如意格格、风逍遥四处游山玩水,她也乐不思蜀。

    另外有关飘飘是女儿身一事,风逍遥因找不到机会告知他的家人,所以这件事至今仍无人知晓。

    这天,他们四人来到如意格格位在郊外的别庄游玩,一路上如意格格缠着飘飘不放,绮罗格格只好跟

    男人的话本来就不可以相信,谁教你要被他骗得团团转,甚至还喜欢上他?是吗,她喜欢上他了?一定是的,要不怎会他对别的女人好,她心里就难过得要命。

    一旁的如意格格发现她一脸惨白,问道:“林飞,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好苍白,是不是被绮罗吓着了?”

    “没事,我的头有点疼,我到前面的亭子等你们。”

    话落,她自个儿往亭子走去。

    风逍遥当然也看到她脸上的异状,跟着说道:“一起过去吧!”然后抱起绮罗追过去。

    四人同时来到亭子,飘飘不发言地坐下,就是不看风逍遥一眼。

    帮绮罗把扭伤的脚踝弄好后,风逍遥马上来到飘飘的身边。“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正想摸她的头,看她是不是着凉了岂知他的手还未碰触到她的额头,就被飘飘给拨开。

    “我没事,你过去照顾绮罗格格。”她的声音出奇的冷淡。

    “是不是又替凌飘飘打抱不平了?”早该想到她酷爱喝醋的。

    “我又不是凌飘飘,有什么资格替她打抱不平呢?今后我不会再为她说一句话。你想对谁好就对谁好。

    想娶谁就娶谁,一切随你。”说完她故作洒脱地牵起如意格格的手。“我好累,咱们回屋里去,把这里让给这对有情人吧!”

    如意格格很高兴终于可以和林飞独处。“好啊!我也正想进屋里休息呢!”

    她这回怎会表现得如此冷静?警觉到不对劲,风逍遥便急急喊住飘飘。

    “等等,你刚才的话是怎么一回事?我要你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